首页|UU快3登录平台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看点|教育|文化|军事|体育|财经|娱乐|第一书记网|地方|游戏|汽车

什么是武汉?

发稿时间:2019-07-11 00:00:00 来源:星球研究所 中国青年网

  ↑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
  这是个适合横屏观看的城市

  165条江河

  日夜奔流

  (请横屏观看,左为汉江,右为长江,摄影师@姜轲)

  ▼

  166处湖泊

  烟波浩渺

  (请横屏观看,武汉东湖,摄影师@陶进)

  ▼

  600余处桥梁及隧道

  跨越东西南北

  (请横屏观看,摄影师@陶进)

  ▼

  还有400组动车组

  整装待发

  (请横屏观看,武汉动车段具备400组动车组的检修能力,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动车检修基地,约占全国动车组检修任务总量的40%,摄影师@杨文忠)

  ▼

  它是中国水陆空三栖的交通中心

  在这片8569平方千米的土地上

  公路、铁路、航空、内河航运

  各种交通线路往来交织

  人称“九省通衢”

  (武汉水陆空交通枢纽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它是中国水域面积最大的大城市

  超过四分之一的土地

  都被水域覆盖

  人称“百湖之城”

  (武汉卫星图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它就是

  武汉

  近年来

  武汉发展迅速

  在强手如林的城市竞争中

  排名连年上升

  (武汉综合经济竞争力变化,依据中国社会科学院《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7次报告》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在代表未来的科研能力上

  武汉位列全球第19位

  中国第4位

  (2018年全球科研城市排名,由《自然》杂志发布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武汉

  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

  在星球研究所看来

  武汉就是纵横的江湖

  而数千年来

  江湖奔流直下

  塑造了这个城市

  也塑造一个快意的人间

  01

  江湖

  大约百万年前

  重庆与湖北之间的巫山山脉

  被江河切穿

  形成长江三峡

  江水冲出峡谷滚滚东逝

  长江

  就此诞生

  (长江三峡,图片源自@VCG;学术界对三峡贯通时间仍有争议,具体观点有距今千万年至数十万年不等,此处选取其中之一)

  ▼

  在湖北境内

  东出三峡的长江

  与其他水系一起左右摆荡

  裹挟的泥沙不断沉积

  从而形成江汉平原

  武汉

  就位于平原的东部

  (江汉平原及周围地形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原本位于此处的山地丘陵

  被泥沙掩埋

  变成了一个个低矮的残丘

  散布平原、点缀城市

  例如龟山、蛇山、珞珈山、磨山

  (磨山,位于东湖旁,海拔116.3米,其上建有展示楚文化的复古建筑楚天台,摄影师@赖炜)

  ▼

  通顺河、府河、滠水

  倒水、举水、金水、巡司河等

  160多条长度5千米以上的河流

  在这里注入长江

  长江最长的支流

  全长超过1500千米的汉水

  也在这里与长江交汇

  共赴大海

  人称“江汉朝宗”

  (请横屏观看,位于南岸嘴的江汉朝宗,左为汉水,右为长江,摄影师@姜轲)

  ▼

  江水水流减缓处

  泥沙淤积还会形成沙洲

  包括铁板洲、白沙洲、天兴洲

  以及已经消失的鹦鹉洲

  它们依次排布

  有如一条被江水串联的珠链

  (沙洲的成因有多种,此处只是其一;下图为铁板洲,摄影师@柳斌)

  ▼

  而江水泛滥壅塞

  或是频繁改道

  或是洼地积水

  则形成大量湖泊

  武汉至今仍保留大大小小湖泊166个

  其中

  位于武汉城区的东湖

  面积33平方千米

  为杭州西湖的5倍

  (请横屏观看,东湖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但是在武汉

  东湖并非面积最大的湖泊

  最大的城中湖汤逊湖

  位于武汉东南部

  面积47平方千米

  比东湖大了40%

  (请横屏观看,汤逊湖,摄影师@柳斌)

  ▼

  然而放眼全市

  汤逊湖仍然不是最大

  真正最大的湖泊

  是和鄂州等地共管的梁子湖

  面积280平方千米

  其中武汉管辖面积达210平方千米

  这才是真正的

  一望无际

  (请横屏观看,梁子湖,此湖盛产武昌鱼,摄影师@柳斌)

  ▼

  纵横的江湖

  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水世界

  武汉因此拥有6个国家湿地公园

  是中国各大城市中最多的一个

  (武汉水系及湿地公园分布图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70多种鱼类在此生息

  包括中华鲟、白鲟、胭脂鱼

  以及全国闻名的武昌鱼

  (中华鲟,体长可达5米,体重500多千克,世界最大的淡水鱼之一,图片源自@VCG)

  ▼

  343种鸟类在此繁衍

  尤其在候鸟迁徙的季节

  群鸟飞集

  “一围烟浪六十里,几队寒鸥千百雏”

  (语出自宋代袁说友《游武昌东湖》;下图为府河湿地公园的鸟群,摄影师@胡金华)

  ▼

  鲸豚类哺乳动物江豚畅游江中

  它们性情活泼

  体长1.2米-1.6米

  浑圆的吻部

  让它们看起来总在微笑

  (江豚,图片源自@VCG;但长江流域另一种鲸豚哺乳动物白鱀豚,已经功能性灭绝)

  ▼

  而人类也在水边造城

  对他们而言

  江湖已经不止是江湖

  而是一个通达天下的码头

  02

  码头

  武汉居于天下之中

  通过汉水

  它可以连接陕西、河南

  通过长江

  它可以西联巴蜀、东接吴越

  再通过洞庭湖、湘江、鄱阳湖、赣江

  它还可以沟通湖南、江西

  从而构成了一张庞大的江湖水网

  武汉

  就是江湖中心的码头

  (武汉对外水路示意图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3500年前

  来自中原的商王朝

  率先在这里建城

  即“盘龙城”

  盘龙城负责为商王转运铜锡矿产

  坚固的城垣保护着城内的宫殿

  商王派驻的统帅

  以41厘米长的青铜大钺(yuè)

  和94厘米长的大型玉戈

  炫耀着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权威

  (盘龙城出土的青铜大钺,图片源自@盘龙城遗址博物院,湖北省博物馆藏)

  ▼

  威慑之下

  武汉周边地区丰富的铜锡矿产

  通过水路汇集到盘龙城

  再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原

  支撑商代辉煌的青铜铸造

  这便是武汉城市史的开端

  (盘龙城遗址,图片源自@Esri Image Map)

  ▼

  此后

  武汉的码头承载力越来越强

  ①

  首先

  是人才交汇的码头

  四方之人通过水道南来北往

  武汉成了他们的交汇之处

  春秋时期

  孔子来到楚国推广其政治主张

  途经武汉时曾差遣弟子

  向当地人“问津”

  即询问渡口码头的位置

  “指点迷津”即由此而来

  (孔子问津的地点至今仍有争议;下图为因问津故事而建立的问津书院,摄影师@武汉小涂)

  ▼

  之后

  乐师伯牙与钟子期在武汉相遇

  伯牙弹奏“高山”之音

  子期听出高山之巍巍

  伯牙弹奏“流水”之音

  子期听出江河之洋洋

  正所谓

  “高山流水遇知音”

  (此事记载于《列子》《吕氏春秋》;下图是为纪念这对挚友而建造的汉阳古琴台,摄影师@石耀臣)

  ▼

  唐代

  国家统一、政局稳定

  人们南来北往更加频繁

  于是

  王维在武汉“送康太守”

  温庭筠在武汉“送人东游”

  王昌龄在武汉“送人归江夏”

  岑参在武汉“送费子归武昌”

  杜牧在武汉“送王侍御赴夏口”

  刘长卿在武汉“送屈突司直使湖南”

  人们在武汉迎来送往的频次之高

  令人叹为观止

  (铁门关,古代武汉的交通关隘,摄影师@欧昌宏)

  ▼

  最夸张的是诗仙李白

  他在武汉迎来送往不低于十次

  包括“送储邕之武昌”

  “送黄钟之鄱阳”

  “送二季之江东”

  “送孟浩然之广陵”

  “送张含人之江东”

  “送林公上人游衡岳”

  “送友人西飞帝王州”

  “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”等等

  堪称“武汉社交小王子”

  (东湖放鹰台,传说李白曾在此放鹰,摄影师@李琼)

  ▼

  当这些人途经武汉时

  长江边上一个醒目的建筑

  必然会进入他们的视野

  三国时期

  东吴孙权在武汉建立瞭望台

  以控扼长江

  这便是黄鹤楼的前身

  而唐代文人骚客们

  高调路过、高调赋诗

  黄鹤楼又从军事瞭望台

  演变成了诗人的观景台

  (醒目的黄鹤楼,20世纪重建时移址到了蛇山上,与对面电视塔所在的龟山对应,两山即龟蛇锁大江,摄影师@杨文忠)

  ▼

  开封人崔颢19岁便中了进士

  此后游历天下

  其笔下的黄鹤楼气象万千

  被后人奉为唐代七律之首

  (崔颢《黄鹤楼》)

  ▼

  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

  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

  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

  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

  (后人根据崔颢之诗而建造的晴川阁,摄影师@李琼)

  ▼

  传言李白曾因此诗而搁笔

  所谓

  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

  但诗仙怎么可能甘拜下风

  公元730年

  29岁的李白专门约友人孟浩然

  在黄鹤楼相见

  并为之送行

  一首飘逸的离别诗从此流传

  (李白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)

  ▼

  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

  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

  (黄鹤楼内壁画,摄影师@卢文)

  ▼

  又过了约30年

  年近60岁的李白饱经风霜

  当他与好友再次相聚黄鹤楼

  一曲悠然而至的笛声

  引出了他的感慨

  (李白《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》,江城为武汉别称)

  ▼

  一为迁客去长沙,西望长安不见家

  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

  黄鹤楼还是那个黄鹤楼

  人的心境却早已不复当年

  (月下黄鹤楼,摄影师@胡寒)

  ▼

  诗人们的迎来送往

  直到宋代依然风行

  苏轼、陆游、黄庭坚

  范成大、梅尧臣等

  都曾途经武汉或者长期定居

  而黄鹤楼则是历尽沧桑

  屡毁屡建

  长存于唐诗宋词的长卷之中

  (黄鹤楼,摄影师@丹尼斯)

  ▼

  ②

  其次

  是货物汇聚的码头

  明代

  汉水改道龟山北侧汇入长江

  两江分隔出三镇

  即汉口、汉阳、武昌

  (请横屏观看,图中从左至右分别为:武昌、长江、汉阳、汉水、汉口,摄影师@黄蕾)

  ▼

  水运带来财运

  竹木、粮食、布匹、绸缎

  皮毛、食盐、药材、铁器

  各种商品集聚汉口

  人谓之“货到汉口活”

  贸易通行、商人汇聚

  汉口一跃成为中国内陆最大的港口

  (明代《江汉揽胜图》,左上方为黄鹤楼,现藏于@武汉市博物馆)

  ▼

  清代

  汉口更是与北京、苏州、佛山

  并列“四大名聚”

  即四大商业都会

  一条以商贸著称的汉正街

  成为这个城市人口、住宅、车船

  最密集的区域

  并带动戏曲等行业全面兴盛

  人称“戏到汉口火”

  (汉正街一带的民族路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晚清

  武汉的码头优势也被西方列强相中

  汉口被迫开埠设关

  英俄法德日五国租界

  沿着江岸排列

  至今仍保留了上百栋风格各异的近代建筑

  (英国茶商修建的新泰大楼,现为湖北储备物资管理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海外商业文明大量涌入

  外国的工厂、银行、货物纷纷抢滩

  除个别年份外

  武汉外贸进出口额仅次于上海

  常年高居全国第二

  因此它与“大上海”并列

  被称为“大武汉”

  (江汉关大楼,摄影师@咸鱼)

  ▼

  然而

  畸形的半殖民地经济

  无法给武汉带来长足发展

  武汉码头也到了升级的时刻

  一个综合交通枢纽

  即将应运而生

  ③

  公元1889年

  洋务派官员张之洞向清廷提出

  修建一条连接北京和武汉的铁路

  奏请获得了批准

  张之洞甚至调任湖广总督

  直接主持铁路的修建

  17年后

  京汉铁路终于完工

  (现在的汉口火车站,建筑外形借鉴了老京汉铁路大智门火车站的形制特色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  ▼

  再之后

  连接武汉和广州的粤汉铁路也修建完成

  修建过程中

  武汉的清军出省镇压“保路运动”

  造成湖北防务空虚

  间接促成武昌起义爆发

  清朝统治被推翻

  中国历史的走向为之一变

  (鄂军都督府旧址,武昌起义后建立的第一个省级革命政权,又称“红楼”,摄影师@王兆宇)

  ▼

  但对武汉本地还有另一个影响

  即京汉、粤汉两条铁路共同组成了

  中国铁路史上第一支贯穿腹地的

  南北大动脉

  武汉

  正是其中的连接点

  (现今的京广铁路路线图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如果说“江湖”是武汉的天赋资源

  那么铁路则是武汉的再次升级

  水网加上铁路

  武汉东西沟通、南北连接

  成了真正的九省通衢

  也成了中国经济地理的中心

  据《武汉通史》的数据

  京汉铁路开通后

  汉口商品的流通总量迅速增加1/4以上

  铁路相关的工业

  例如汉阳铁厂、扬子机器厂等纷纷建立

  武汉成了区域工业中心

  (汉阳铁厂的一部分后来并入了武钢,下图为武钢的红钢城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但是

  因为战乱和资金不足等原因

  京汉、粤汉铁路之间

  未能建造跨越长江的铁路桥

  火车只能通过轮渡转运过江

  1950年

  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

  武汉作为重点建设的城市之一

  立即开始了武汉铁路桥的设计

  1957年10月

  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

  这是第一条跨越长江的铁路公路两用桥

  人称“万里长江第一桥”

  (请横屏观看,武汉长江大桥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  ▼

  正所谓

  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

  此后的武汉

  数十座桥梁次第建起

  跨越长江、跨越汉水、跨越湖泊

  将三镇紧密连接

  数量之多让武汉成为“桥城”

  (武汉主要桥梁分布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  ▼

  包括

  双塔斜拉桥

  武汉长江二桥

  (武汉长江二桥灯光秀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  ▼

  三塔斜拉桥

  武汉二七长江大桥

  (武汉二七长江大桥,摄影师@汪林森)

  ▼

  悬索桥

  鹦鹉洲长江大桥

  (鹦鹉洲长江大桥,摄影师@姜轲)

  ▼

  而新的桥梁

  仍在持续不断地建设中

  (请横屏观看,图中最显著的是建设中的杨泗港长江大桥,摄影师@姜轲)

  ▼

  也正是这种强大的造桥能力

  让武汉承揽了全球许多顶级道桥工程

  包括港珠澳大桥设计和建设的60%以上

 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“设计之都”

  武汉当之无愧

  (古田桥,摄影师@丹尼斯)

  ▼

  进入新世纪

  武汉的水运也全面升级

  万吨海轮可以从上海直入武汉

  (武汉新港集装箱港区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  ▼

  从武汉乘高铁出发

  4-5小时可以南到香港、北到北京

  东到上海、西到重庆

  直达大半个中国

  (高铁与武汉地铁一号线、高架公路桥交叉穿梭,摄影师@Vincent Lau)

  ▼

  武汉机场

  拥有民用航线300余条

  包括60多条国际航线

  2小时的航程即可覆盖全国主要城市

  而第二机场也已经在选址中

  (武汉天河国际机场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  ▼

  武汉地铁

  以每年开通1-2条的速度

  直追北上广深

  地铁运营里程位列全国第五

  (地铁武汉商务区站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借助以上综合交通优势

  以及充足的人才储备

  武汉建立了相当完整的产业体系

  包括光电子信息、汽车及零部件

  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、绿色环保等

  四大世界级产业集群

  (腾讯武汉研发中心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以光谷为例

  它是中国光通信领域最强的科研基地

  每天申请的专利数量高达70项

  其光纤光缆市场占有率

  达到中国的66%、世界的25%

  (光谷未来科技城,摄影师@田春雨)

  ▼

  而100天后

  还有一场世界级的综合性运动会

  世界军人运动会

  在武汉举办

  100多个国家近万名运动员集聚江城

  规模仅次于奥运会

  纵横的江湖

  让武汉从区域的码头

  到国家的码头

  再到世界的码头

  路越来越广阔

  那么

  生活在江湖中的居民

  又会怎样呢?

  03

  人间

  在这座通江达海的城市

  人们与江湖共生

  形成了武汉人独特的三大景象

  ①

  首先是形成了

  被称为“过早”的饮食习惯

  码头的兴起

  吸引了大量移民

  商人、手工业者、码头工人、铁路工人

  纷纷进入武汉

  武汉变成了一个移民城市

  (出自清代叶调元著《汉口竹枝词》)

  ▼

  “此地从来无土著,九分商贾一分民”

  商人们一早便出街跑生意

  工人们也早早到码头装货卸货

  为了赶时间及补充能量

  人们纷纷在外食用高热量的早餐

  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

  (早餐店里正在准备热干面,摄影师@刘晨璞)

  ▼

  食客们争分夺秒

  边走边吃、边骑车边吃

  走得飞快,吃得平稳

  才是一个合格的武汉人

  即便在店里就餐

  也相当随性

  拿出凳子就可以当餐桌

  (以凳子当餐桌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但是武汉的早餐

  也进化出了足够的优势

  让人们持续保持这种早餐生活

  武汉早餐种类多达上百种

  热干面、糊汤粉、牛肉面、牛肉粉

  豆丝、豆皮、面窝、苕面窝

  汽水粑粑、煎包、糯米鸡、欢喜坨

  油香、烧梅、糯米包油条、汤包

  足以让人吃一个月不重样

  (热干面、豆皮、烧梅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而且价格亲民

  直到今天武汉平常的一碗热干面

  也不过4块钱

  这在北上广深完全无法想象

  (豆皮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②

  江湖还塑造了武汉人的

  居住与工作环境

  居民区紧邻江河湖泊而建

  这让武汉成为中国最容易实现

  坐拥湖景房、江景房的大城市

  (请横屏观看,金银湖湿地公园及周边住宅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  ▼

  各种公共建筑、办公场所也都临水而建

  例如紧邻东湖的湖北省博物馆

  位于沙湖和东湖之间楚河边的商业街

  楚河汉街

  位于长江边的武汉第一高楼

  绿地中心等等

  (紧邻东湖的湖北省博物馆,摄影师@丹尼斯)

  ▼

  最值得一提的是

  作为世界在校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

  其89所高校中

  许多大学校园也都临水而建

  大大增添了100多万在校大学生的

  就学舒适度

  (开满樱花的武汉大学,位于东湖湖畔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  ▼

  而武汉人也着力加强这种亲水优势

  他们在江湖水域及周边广植花木

  两条100千米的长江左右岸大道

  一条100千米的东湖绿道

  风景秀丽、环境宜人

  (东湖绿道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樱花、荷花、梅花、郁金香

  各种鲜花与水景相映成趣

  (东湖樱花园,摄影师@卢小沫)

  ▼

  武汉还利用长江、汉江的两江四岸

  组成13.2千米长的沿江“大屏”

  889栋楼宇依次点亮

  打造出美轮美奂的灯光秀

  (请横屏观看,武汉灯光秀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  ▼

  ③

  武汉人中游泳爱好者比例极高

  城市的管理者

  也干脆将湖泊辟为开放“游泳池”

  市民在江河湖泊中戏水游泳

  这在全国城市中

  也是相当独特的风景

  人们或是骑着自行车

  跳入水中

  (东湖凌波门,骑着小轮车的年轻人跃东湖中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或是摆好姿势

  飞身一跃

  (飞跃入水的游泳者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或是在水面上

  凌波微步

  (2011年6月25日的大雨提高了东湖湖面,武大凌波门外的栈桥没入水中,游人来到这里游玩,成了一道风景,图片源自@VCG)

  ▼

  或是在水上腾起

  成为水上飞人

  (水上飞人,摄影师@宁波)

  ▼

  各个大学之间

  也互相比拼水上实力

  (武大和华科大学生在东湖竞渡赛艇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  ▼

  最著名的当属一年一度的渡江节

  它源于1950年代

  毛主席两次在武汉横渡长江

  之后就变成了这个城市最火爆的活动

  每年都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数千人参与其中

  (渡江节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  ▼

  对水上运动的熟稔

  让武汉人对其他运动也是相当拿手

  自从马拉松在武汉落地

  就迅速蹿升为城市焦点

  有人说武汉人只要有一双跑鞋

  就有一颗跑马的心

  (武汉马拉松与黄鹤楼、长江大桥、高铁同框,摄影师@陈卓)

  ▼

  当然

  马拉松很快就有了“更武汉”的玩法

  水上马拉松

  (武汉水上马拉松,在东湖进行,游程10km,摄影师@陈丹妮)

  ▼

  数千年来

  武汉人的生活从未离开江湖

  可谓是

  江湖塑造了武汉

  武汉融入了江湖

  (知音号,武汉人把他们的百年江湖故事搬到这艘老式轮船,创造了一个水上漂移的剧场,摄影师@玩摄堂)

  ▼

  滔滔江水奔腾而去

  浪花淘尽往日云烟

  时至今日

  这座江湖之城

  已然是日新月异

  每天都不一样

  (武汉二七长江大桥,摄影师@严本宏)

  ▼

  但数千年来从未变过的

  依然是这里

  日夜奔流的纵横江湖

  以及江湖之上的快意人间

  正所谓

  (清代符秉忠《黄鹤楼楹联》)

  ▼

  爽气西来,云雾扫开天地憾

  大江东去,波涛洗净古今愁

  本文创作团队

  撰稿:所长

  图片:任炳旭、余宽

  地图:巩向杰

  设计:郑伯容

  审校:云舞空城、撸书猫、王朝阳

  封面摄影师:丹尼斯,摄于二七长江大桥

  【参考文献】

  1. 皮明庥等,《武汉通史》,武汉出版社,2006

  2. 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,《武汉市志》,武汉大学出版社,1998

  3. 于志光,《武汉城市空间营造研究》,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,2010

  4. 张信宝等,《黄河、长江的形成演化及贯通时间》,山地学报,2018

  5. 郑洪波等,《长江的前世今生》,中国科学,2017

  6. 武汉市水务局,《武汉湖泊志》,湖北美术出版社,2014

  7. 陈贤一等,《图说盘龙城》,武汉出版社,2017

  8. 武汉市水务局,《2018年武汉市水资源公报》,2019

  9. 郑惊涛,《弯曲分汊河段泥沙运动规律研究》,重庆交通大学,2008

  10. 方方,《武汉人》,南京大学出版社,2012

责任编辑:glj
 
相关UU快3登录平台
加载更多UU快3登录平台
热门排行
热 词
热 图